•       一个人加班,工作差不多完成,但是却不想下班。中秋的前夜,突然间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忙碌久了,竟然对闲暇有些不知所措。习惯了奔波嘈杂,烦乱琐碎,安静下来觉得空落落的。人实在是很奇怪,忙的时候天天埋怨,恨不得睡死在床上永远不起来,可空下来又觉得有些虚度了。

          日子被自己一天一天给过空了。

          从来都知道,只要心里安静,踏实,满足,日子无论是忙碌还是闲散总是有它的味道和乐趣在的。可是浮躁是一个特别狡猾,特别刁钻的家伙,它总是趁虚而入。被工作的琐事绕住了,便对自己的生活不再热衷了。对礼尚的往来习惯了,便对单纯的情感不再敏感了。总想着晚上回家能安心的看看书,可是走进一个人的房间,不自主的就要打开电脑放点什么热闹的声音,好似这样便不孤独。

         不再愿意一个人静静的思考,不再想着朋友们细微的情绪,更不在乎自己的喜怒哀乐源于哪里又将终于何处。慢慢的,慢慢的,变得世俗,变得苍白,变得浅薄,变得无知,变得寡欢,变得百无聊赖……慢慢慢慢在尚未苍老的年纪就已枯萎。这样的情绪已自己重复千遍,可终究没有力气去改变,清醒并蹉跎着,遥望着那为数不多的年轻岁月。

         写着写着,突然间开始疼爱自己,不愿再去厌倦怀疑,这样的清醒的我总值得被自己珍惜的。日子怎样空着划过,我便努力让它淡定的沉淀下来,缓缓的优雅的实在的漫步踱回,不容易,但值得。要加油了,是这样,就这样……

    分类: 时光漫步
  • 2011-07-02小温暖 - [似水流年]

                                肥嘟嘟钥匙链。

                                胖嘟嘟圆珠笔。

                               小红兔购物袋。

                               小动物橡皮筋。

                               一早上班收到这一小包东西。

                               很温暖,很感动。

                               谢谢!

    分类: 似水流年
  •      早上醒来,房间昏昏暗暗,听见窗外大雨倾盆。看看闹钟刚刚六点,想继续睡。头痛。一夜的梦急促错乱,梦到中学时代的好友,梦到最初暗恋的男孩,梦到多年未见的同学,甚至梦到爱吃的食物。眼睛胀痛,肿得睁不开。恍惚地回忆昨晚究竟又在折腾什么。不知道几点才睡,枕边的纸巾连成一片。暗暗骂自己没出息,只能用这种懦弱的方式来发泄吗?努力地去想他对我说的话,责备我懒惰,懦弱,悲观。

          用了一个下午断断续续地留言,抽丝剥茧的细数我们之间的问题,强忍胸口的阵痛,逼迫自己勇敢的面对。他不再如以往长篇大论的反驳,只一句话便使我不发一言。请不要把我的爱想的那么廉价!面对这句话,我无言以对,如果我把他的爱想得那么廉价,那被他爱着的我又该如何自处?我从来都知道自己是个不懂得爱的人,甚至不懂得被爱。那个从前不解恋爱中的朋友为何犹豫不决的我,一一尝过那些纠结摇摆的痛。痛恨自己曾经的云淡风清,我给予他们的那些安慰实在无知。一个人的时候根本不懂孤独的滋味,才能自诩为坚强。

          终于结束,逼迫自己放下,即便是无理的,混沌的,总要归于平静。明知结果怎么还能贪恋太多?我知道,这些疼痛都是暂时的,总会过去。一年两年三年……也许更快。

                                              

     

    分类: 似水流年
  •      

          糊里糊涂地就走到了九月的末尾,这里的文字却还停留在六月的开始。无法细细回想这三个多月的时光是如何度过的,一片混沌。只记得三个月前我还忧心忡忡地担心着陈猪因异地分隔而导致的失恋,三个月后他便已经重振旗鼓即将潇洒的南下了。一个电话一句问候,没有更多话可说。终于,我们有了完全不同的生活。终于,那个只属于青春年少只充满热血幻想的年代彻底远去。有期待、有失望、有快乐、有悲伤、有教训、有长进、有心灰意冷、有大彻大悟。三个月,感慨太多。眼看着人事的变迁、冷暖的变幻,成长是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很多所谓的梦想渐渐远去,现实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不得不去依赖。每天忙碌的像个陀螺,不停地在转,迅速的甚至无法思考旋转的方向与轨迹,更谈不上去寻找这种状态存在的意义。我知道我可以很适应这种生活,可我不明白这种适应于我而言有什么意义。看到云之的照片,只能和夭夭一样不忿的说句羡慕嫉妒恨,那么的丰富美好。同样都是忙碌,可他的心思都用在了自己真实的生活上。“陈教授”在大学校园里舒缓的雕刻着他的时光,我不知道哪一天他会去远方,不过已经是身未动、心已远了。打开那些熟悉的页面,看到大家各自不同的生活,很陌生却又很熟悉。陌生的是各自的环境,熟悉的是内心的态度。我很庆幸当年的朋友们都是那样单纯而又丰富的人,近朱者赤,他们的执着彷徨怀疑坚持至今都让我感动,哪怕一句话、一段字。也许在他们那里,我能逼迫自己去远离喧嚣,安静地扣问自己。

          也许是太久没有安静下来了,日子飞快得让人害怕。我想摆脱这种状态,哪怕一天也好。很累,因为在生活中我找不到自己。只有那些有星的夜晚让我安心,那些简单却动听的话让我温暖。然而幸福的代价便是更多的贪恋,更多的空虚,更多的不由自主。当把心忐忑地交出去那一瞬间,就再也别指望自我安慰能够填补缺乏,多么矛盾。

          只能,多给自己一些空间,短暂的寄居,寄居在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分类: 时光漫步
  •       六个小时的长谈,从六年前那个中秋节偶然的调侃一直聊到两个月前老韩的离开。六年的时光,竟然就这样相伴走过。一种很细腻,很温馨,很感动的气氛就这样维持着,似乎冲淡了很多痛苦与愤怒。我从不知道原来回忆能够成为治疗失恋的良药,我们的安慰可以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勇气。

          六年,生命中的十分之一。那样青涩的岁月年华毕竟不会如流水一般滑过无痕,彼此的印迹早已在心中刻画得异常清晰,已经不知道如何才能忽视。我曾不止一次的庆幸,在一个并不喜欢的城市之中,竟然可以找到传说中的知己与至交。毫不夸张的讲,他们甚至默默影响了我有可能依循的生命轨迹。很多很多扇窗,他们为我打开。在我更加深刻的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的存在让我不至于模糊与动摇。也许,让陈猪颇为无奈的刻薄就是在这样的骄纵之中养成的。现在回头看那段时光,原来我们都有那么多小小的微妙的幸福。很多人以为我为他们忙前忙后,但我自己明白他们给我的是怎样一种守护,即便固执地披着强悍的外衣我也仍旧是被宠着的,这种肆意的包容以后也许不会再有了。

          老韩走的那晚,似乎带走了只属于我们的一个小时代,那种空洞让我们无所适从但又只能绝口不提。陈猪崩溃的那晚,似乎拉动我脑中一直闲置的那根神经,两年的放任应该结束了,他真的需要我们。老韩对我说,好好看着他,这次伤得太深了,怕他过不去。老韩对他说,无论发生什么,无论贫贱富贵,我们都在你的身边,永远是你的兄弟。老韩对我们说,那晚火车一开,他就哭了。陈猪对我说,你骂我吧,你骂我我就好多了。陈猪对他说,你这小子,一句话就把老子搞哭了,我两年的女朋友都没让我这么感动过。陈猪对我们说,你们一个个都走了,我有点受不了。

          我对老韩说,回去了也好,你会发展得很好。我对陈猪说,在你病入膏肓的时候我肯定会来刺激一下的,等你好了我才懒得理你。其实我想对他们说,身边也好,远方也好,见面也好,疏离也好,对于我们而言时间地点都不算什么,一切都不会改变。因为对于彼此,我们,都无人可以替代。

    分类: 似水流年